24歲的時候你在做什麼?剛出社會開始工作的你,是對未來充滿信心,還是一片茫然?或許正在考慮要出國度假打工,增加見聞與收入?正當你還在探索著方向的時刻,來自台南,24歲的蔡佳穎(Grace Tsai)已經獲得2017百加得傳世雞尾酒大賽台港澳區冠軍,並將於5月代表台港澳區出戰德國柏林,參加2017百加得傳世雞尾酒大賽總決賽,與全球眾好手爭奪世界冠軍。

得獎後,Grace 開心地親吻冠軍獎盃。倒數第二個上場比賽的她表示:「由於較晚才上台,因此有更多時間會機會觀摩別人的比賽過程,在這一段時間中我也會一直想像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狀況、該如何應變。」

對於 Grace 這麼年輕、入行不滿2年、擔任調酒師不到1年,就能夠從競爭激烈的比賽中脫穎而出,U-CAR 品酒團隊感到非常好奇(絕對不是因為她是美女的關係),因此在世界大賽前,我們來到台南的 Bar 21(吧廿一),看看這位美少女平常工作的樣子,並請 Grace 跟我們聊聊她邁向冠軍賽的心路歷程。

Grace 認為,現在的女生大多對自己有自信,也比較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,因此舊有印象中那種「甜膩」的調酒不一定可以打動芳心,反而是有特色、口感風味有層次的調酒較能吸引她們,此外他也建議消費者到酒吧時,可以大方地與調酒師討論自己喜愛或不喜愛的口味,如此調酒師才能夠依據消費者喜好調出適合飲用的酒款。

U-CAR:2017百加得傳世雞尾酒大賽總決賽即將開始,你目前練習的頻率?

Grace:從2月底獲得台港澳冠軍後,我有一半的時間在韓國、上海等地擔任客座調酒師,跟著前輩們學習更多更新的調酒知識及技巧,回到台灣我幾乎是天天練習,不過愈接近比賽愈覺得時間不夠。

在2月底奪冠之後,Grace 馬不停蹄地前往上海、韓國等地擔任客座調酒師,與各國的專業人士切磋學習最新調酒技巧。(照片 Grace 提供)

原本計畫好在2月底台港澳區的比賽結束後,要帶媽媽去韓國散心,沒想到初生之犢一舉奪冠,接下來便開始一連串的出國客座行程及接受媒體採訪,加上必須為了世界冠軍賽不停練習,因此與媽媽的出國渡假計畫暫時無法執行,不過 Grace 說:「這是我的選擇,我很開心,一點都不會想要抱怨!」

U-CAR:請問你是如何紓緩緊張心情呢?

Grace:其實全心投入練習的時候,並不會感到太緊張,尤其我是非常樂觀的人,當然我也會有感覺阿雜、覺得事情都忙不完了,還要花時間準備比賽的時候,但我會很快調整自己的情緒,我相信每個人在面對壓力時都有類似的經歷,但我會告訴自己:「這是你的選擇,不要抱怨!」

雖然擔任調酒師不到一年,但獲得2017百加得傳世雞尾酒大賽台港澳區冠軍的 Grace 在經歷比賽以及出國客座的經驗後,已將青澀態度轉換成自信笑容,在與 U-CAR 品酒編輯的對談中,盡顯堅定且從容不迫的態度。

U-CAR:你是如何進入調酒師這一行的呢?

Grace:我大學是念餐飲科,不過當時對於酒類只有教科書上的基本知識,也從來沒有想過會當調酒師,畢業後來到餐廳面試,當時面試官問我要不要先從酒吧的外場開始,我想說有工作機會,又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就「誤打誤撞」的來到 Bar 21(吧廿一),但我很幸運,當時的吧台主任親自教我很多調酒的知識跟技巧,這真的跟以往在學校學的不一樣。

Grace 的冠軍作品「Apostle of Don(唐的使徒)」以在黑暗潮濕的木桶裡熟成8年的 BACARDÍ 8 ANOW RUM 為基酒,象徵成功前必須煎熬刻苦、在調酒邊燃燒肉桂粉象徵途中的戰火與苦難、以黑巧克力的苦甜代表過程的磨難與成功的滋味;不僅與自己的調酒生涯息息相關,更緊緊扣合 Bacardi 曲折的製酒歷史。

再加上去年的百加得傳世雞尾酒大賽世界冠軍,同樣來自台南的 GN(詹佳恩)來到 Bar 21 擔任客座調酒師時,我擔任他的助手,被他精湛技術與嚴謹態度深深吸引,在他的鼓勵下,除了決定參加今年的比賽,也奠定了我決心要當一名好調酒師的目標。

來自台南,目前在紐約工作的調酒師 GN 詹佳恩(右)在2016年以小黃瓜及台灣的麻油,調出令世界評審驚豔的 Venceremos(我們終將勝利),擊敗36位來自世界各國的好手,一舉奪下2016百加得傳世雞尾酒大賽世界冠軍。

U-CAR:除了調酒,你其他的興趣是什麼?

Grace:我是動漫迷(毫不考慮地說)!工作之餘我最喜歡看漫畫,這也是我放鬆心情的方式之一,我最近一直想要用我喜歡的漫畫或是卡通去調酒,像是「螢火蟲之墓」中的鐵罐水果糖(森永多樂福水果糖),酸酸甜甜的滋味,搭配電影中的那種悲傷又溫馨的情緒,在5月比賽後回到台灣,我一定要找時間試試看。

Garce 覺得自己進入調酒這一行就像是戀愛一樣,一開始沒有興趣時,不會想要去深入了解,可是當產生興趣後,就會不自覺地想一直深入探究,想要知道更多的東西。(照片 Grace 提供)

U-CAR:你如何看待台灣的調酒環境呢?

Grace:我覺得自己還年輕,並不適合評論台灣的吧台或調酒環境,但以一個新手來說,我覺得台灣的環境是非常友善的,或許因為我們父母親那一輩,還是有不少人認為調酒師不是一個「行業」,只是一個「興趣」,因此台灣的許多調酒師會非常團結,也很願意互相分享好的酒單。當然我相信也有很多前輩會覺得台灣的競爭力比較不足,這就必須靠著各種國際型的比賽來讓世界看見台灣,希望透過一點一滴的力量讓更多人重視台灣的調酒文化。

Grace 為 U-CAR 讀者示範兩款調酒,她帶著甜美的笑容說:「到酒吧點給心儀的女生,應該會成功喔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