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喜歡你的工作嗎?現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?」你可曾問過自己這樣的問題?日復一日的生活規律而平庸,於是有些人會說:我要追夢、要為自己來一場壯遊;然而有更多人會說:我有家庭有小孩,工作就是為了賺錢,為了家人我願意放棄夢想。當你還在思考著自己是該追夢,還是要向現實低頭的時候,格蘭菲迪的品牌大使詹昌憲 James,正在利用他的工作去實現夢想。

格蘭菲迪品牌大使詹昌憲曾攀登過海拔5,895公尺的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

看到這邊,你可能會說:「那是他幸運啊!可能是喜歡喝酒,又剛好可以進酒商工作嘛!」要知道聰明如 U-CAR 讀者,我們當然不會只端出這一點小菜這麼簡單。事實上,James 一點也不喜歡酗酒,熱愛運動的他為了維持身材,在飲食以及生活上都十分注意,如果有真人版的金頂電池兔子,那麼非格蘭菲迪品牌大使 James 莫屬,自小就是游泳選手的他,曾登上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、也參加過波爾多紅酒馬拉松路跑,最近還挑戰了已被改變的閱聽眾習慣–出了一本威士忌著作《格蘭菲迪鑑賞攻略》。熱血的他看起來永遠不會累,但他並不是沒有想過要放棄,現在就跟著我們的專訪,一步一步來認識這位威士忌界最健康、最有活力的品牌大使!

格蘭菲迪品牌大使詹昌憲於梅鐸馬拉松
我做這份工作不到一個月就想放棄!我發現自己完全不適應台灣的酒業文化,像是品酒會,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讓場面熱絡,所以只好乾杯、拚酒,但面對隔天的宿醉及身體不適,讓我覺得非常痛苦。

U-CAR:你跟一般人印象中的品牌大使不一樣,除了威士忌專業,你還有冒險、熱血的形象,請問你一直都這麼正面嗎?

James:我做這份工作不到一個月就想放棄了!我喜歡喝咖啡,從台大心理系畢業後,便選擇去星巴克工作,還曾擔任咖啡大使(Coffee Master),到西雅圖受訓,離開「咖啡業」後來到了格蘭菲迪,發現自己完全不適應台灣的酒業文化。首先是品酒會,一開始不知道要怎麼讓場面熱絡,只講酒廠歷史、酒款介紹又讓人覺得無聊,所以只好乾杯、拚酒,但面對隔天的宿醉及身體不適,讓我覺得非常痛苦。

高以翔及格蘭菲迪品牌大使詹昌憲攝於高雄駁二 BAR1963復刻酒吧

但你說,既然擔任酒類的品牌大使,怎麼能夠不喝酒?於是我開始思考:如何有智慧的飲酒?一般人在遇到品牌大使的時候,除了乾杯,還有什麼其他期待?在我初次到格蘭菲迪酒廠參觀學習後,我發現一件事情:格蘭菲迪除了是目前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威士忌酒廠外,最吸引我的就是勇於創新及冒險的「先鋒者精神」(Pioneering Spirit)。我自己是運動員出身,在比賽中全力以赴、獲得勝利是我的目標,我覺得這樣的精神其實適用在很多人身上,於是我開始學習如何「說故事」,當你知道手中這杯酒的有趣故事、背後意義,甚至當這杯酒與你的人生體驗互相關聯的時候,那麼這杯酒一定會變得特別好喝。

與格蘭父子家族第五代傳人 Lloyd Grant Gordon 合影
如果只是說酒廠故事,大家第一次聽的時候感興趣,接下來就會覺得無聊,所以我做了一個決定:我要當先鋒者,要用我的精力及經歷挑戰極限!首先,我在2011年登上非洲第一高峰-吉力馬札羅山。

U-CAR: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冒險經驗嗎?

2010年下大雪,厚達一公尺的雪壓垮了格蘭菲迪的酒窖,46個酒窖中就有4個被壓垮,首席調酒師決定蒐集剩下來的酒,作出一支特別的酒款,取名為雪鳳凰,為這100多年來第一次發生的事件做紀念,感謝風雪中救難的同仁和救難隊。當時總公司舉辦一個活動徵稿,中選的人可以攀登吉力馬札羅山,我因為想把雪鳳凰背到有雪的山上拍照,於是幸運入選。我是15名團員中唯一一位亞洲成員,在成行之前,做了很多訓練,但實際攀登的時候還是遇到許多生理不適和心理掙扎的狀況,比如高山症,現在回想起來,竟然能夠克服那些挫折,這也奠定了我往後的探險之路。

再來是2012年馬德拉島,馬德拉島位於非洲西北部附近的大西洋海域,是葡萄牙的島嶼,為了向無畏的的葡萄牙航海家致敬,感謝他們改變了世人對新世界的視野,格蘭菲迪打造了有史以來第一款19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,可是這個島嶼太少人知道了,我覺得一定要親自拜訪,把那邊的人文風土、傳統文化帶回來跟大家分享。而且,格蘭菲迪19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是首次使用馬德拉桶的成品,我希望在講解品酒會的時候,可以把自己親自拜訪的經驗分享給大家。

到了2014年,我參加了很多人感興趣卻又不太敢挑戰的波爾多梅鐸馬拉松,全程42K的賽道穿越50幾座美麗酒莊,沿途可品嘗各酒莊名酒,賽會也會在補給站提供各種美食,如起司、鮭魚、鵝肝醬、生蠔、烤牛肉。除了是我自己喜歡跑步,主要也是想要介紹大家「大航海時代19年單一麥芽威士忌紅酒風味桶」,在熟成19年後,為這款威士忌進行最後熟成的橡木桶,曾經用來生產南美洲複雜而順口的葡萄酒。葡萄酒跟威士忌的支持愛好者勢均力敵,這款威士忌能夠融合兩者的優點,創造出濃郁順口,帶有天鵝絨般柔滑的香甜,但我身為威士忌品牌大使,要如何了解葡萄酒的美好之處?我用跑的來體會!

帶領2000多人參加 Family Run 路跑活動
其實除了先鋒者精神外,我更想表現的是 Maverick-領路者精神,這個精神是既能洞悉未來,卻又不照既定規則走。正面能量很重要,但有時候要敢於冒險,更需要的是叛逆反骨的勇氣。
西高地魔鬼階梯

時間來到2015年,我造訪了蘇格蘭著名的西部高地路線,曾是18世紀時期軍隊行走路線,且是蘇格蘭最壯美景色的走廊:稱為魔鬼階梯的岩石山嵴 Aonach Eagach(也是007電影空降危機的場景)。會想要去這裡探訪,是因為格菲迪的鹿頭 Logo,從1968年開始,格蘭菲迪在酒瓶與外盒上印上鹿頭標誌,這是西高地的一隻鹿王,圖案最早是源於英國維多利亞時期最重要的畫家 Edwin Landseer,他在1851年取景自蘇格蘭西南高地的一隻雄鹿,而有了「山谷之王」(The Monarch of the Glen)畫作。雄鹿是蘇格蘭的重要意象,也是格蘭菲迪的精神象徵,但是只去高地走走,我覺得不太有先鋒者的精神,正好旅遊玩家謝哲青要去拍攝《閱讀青旅行》節目,於是兩個喜歡冒險的人,就決定一起攀登魔鬼階梯。

U-CAR:在你從事威士忌工作的過程中,有沒有遇過低潮?家人一直是支持你的嗎?

James:除了一開始提到的不適應之外,後來可以說是沒有遇過什麼低潮,我覺得運動真的可以讓人維持樂觀,而且很多靈感都是在運動時、完全屬於自己一個人的時間中發想出來的(游泳、跑步都是一個人的運動),不過在2012年的時候,我曾經胖到75公斤,當時不論是體力或是精神都覺得容易累、容易發懶,工作效率也變得比較差,還好後來靠著運動把狀態調整回來。

Keeper 認證典禮

家人方面,我一直堅持周末假日全心陪伴他們,所以他們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。再來比較讓我感受到小小「挫折」的是前陣子出書,因為我發現,自己想寫的東西跟市場關注的可能是兩回事,要如何把格蘭菲迪的特色與消費者喜愛的酒款透過文字扣在一起,著實是個大考驗,這似乎比攀上頂峰或是跑馬拉松還要困難一些。

Glenfiddich 格蘭菲迪台北1963復刻酒吧,格蘭父子洋酒台灣區品牌大使詹昌憲及藝人鄭元暢
最近參加我品酒會的人,應該試過跳跳糖搭配格蘭菲迪,這個靈感是在古巴時,發現當地有些毒品問題,我反對吸毒,不過很多人也會透過電影學一些吸毒的動作,那麼乾脆讓你體驗一下類似的快感。

U-CAR:在你探索極限的過程中,獲得什麼樣的啟發可以運用在日常品飲生活中?

James:說來有趣,在去了這麼多奇怪的地方後,我竟然常常會夢到當時的情景,有些地方也許一生只會去那麼一次吧!但這些經歷卻經常回到我的夢中。當我思念一個地方的時候,我會想起當時造訪時所品嘗的食物還有酒,例如在古巴,我去海明威常去的酒吧,點了他最愛的 mojito,回到台灣後我念念不忘那裡的熱帶海洋風情,於是自己種起了薄荷葉,每當我想到古巴,就會調上一杯 mojito 來喝。

我去海明威常去的酒吧,點了他最愛的 mojito
在古巴體驗蘭姆酒製程榨甘蔗

另外像是我攀登吉力馬札羅山時,帶著從大雪紛飛的酒窖搶救出來的雪鳳凰單一麥芽威士忌,這是我們的首席調酒師由西班牙 Oloroso 雪莉橡木桶和美國橡木桶中,精選出最優質的酒款調和成,當時登頂非常辛苦,在我幾乎撐不下去時,坐在雪地上,打開了這瓶酒,不知為何我抓了一把鬆軟的白雪配著酒一起喝下,除了瞬間清醒之外,在我口中感受到了香草冰淇淋般的甜美風味,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品酒會時,我拿香草冰淇淋來搭配。

於古巴親身體驗捲雪茄

U-CAR: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最新著作《格蘭菲迪鑑賞攻略》

James:不曉得現在還有多少人記得:君子三立,立德、立功、立言這個觀念。以一棵樹來說,立德是主幹,立功是花和果實,立言就是種子,能夠傳承下去。我講過很多場品酒會,把很多的冒險精神、旅遊樂趣傳遞給大家,但我覺得還可以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,一方面是墊高自己的江湖地位(哈),一方面是透過深度探訪酒廠,從經營者與4、50年資歷的老工匠們口中得知更多沒有被發掘的故事,對我自己來說是一個新的學習之旅,我也希望構築一個屬於格蘭菲迪的迷人空間,供酩家們沉浸悠遊其中。全書共分六大單元,分別為「格蘭菲迪酒廠故事」、「格蘭菲迪的靈魂與推手」、「威士忌製酒工藝」、「格蘭菲迪收藏家」、「格蘭菲迪在台灣」、「格蘭菲迪威士忌系列」,讓威士忌迷都能夠進一步了解格蘭菲迪如何能風行全球的成功之道。

全書共分六大單元,分別為「格蘭菲迪酒廠故事」、「格蘭菲迪的靈魂與推手」、「威士忌製酒工藝」、「格蘭菲迪收藏家」、「格蘭菲迪在台灣」、「格蘭菲迪威士忌系列」。

評論

Kelly資深記者

期待一趟旅程 精采萬分 你不該再等

認識 James 超過5年,採訪過他很多次,每一次都可以從他的經歷中,獲取很多知識,不論是威士忌,或是旅遊分享。這5年來他似乎是逆齡生長,精神狀態也愈來愈好,其實他的工作非常忙碌,但在他身上永遠看不到疲態。很多人喜歡抱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覺得凡事都不順利,但從 James 身上,我確切地感受到了:當你把生活當作一場冒險,你就是自己的先鋒者、自己人生的領路者;五月天阿信說過:「給我一個支點,一把吉他,我將舉起整個地球。」而我想,你給 James 一瓶格蘭菲迪、一個酒杯,他將帶你環遊整個宇宙。

廣  告